みりき

[二][LOVELIVE][绘姬]

请陪我在冬夜踩雪:



(二)圣诞




“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...”




圣诞的气氛笼罩了整条街道,商家店铺纷纷装饰上了银灯与圣诞树。从早晨就开始下起的大雪终于是在傍晚时分停歇了,迅猛的雪势早已覆盖了整个东京,屋檐与地面都积上了厚厚一层白雪。




熟悉的旋律从耳边传来又渐渐模糊,绘里感受着鞋底挤压在雪地上独有的触感,与脚底深陷后垒实雪面的充实。虽然鞋面早已经沾上了点点晶莹,却享受于这样少有的放纵。




一阵寒风突然刮过,绘里忙不迭护好长发。围巾一头被风从肩头吹下,末端的丝絮缠绕在了一起。




“冷吗?”




绘里把散下的围巾重新系好,随后伸出右手抓住身旁人的手,微冷的温度不禁让她微皱眉头。




“并没有很冷。”




真姬稍显暗哑的嗓音低低答到,左手曲指回握。




“还好我有口袋。”




绘里握住真姬的手塞进了衣服一侧的口袋,庆幸今天出门时选择了这件保暖性比较好的外套。




“别这样啦...被别人看到很奇怪。”




真姬蹙着眉转头望着绘里,似乎是真的一脸为难。却在微微挣扎后放弃了,别过脸看向前方,耳根隐隐泛红。




“我不在意哟。”




绘里笑着握紧了渐渐转温的手,柔嫩的皮肤握在手心非常细腻,松开后改为十指紧扣,炫耀似的在口袋里晃了晃。




“而且呀,更奇怪的事我也敢做。”




说完绘里便将头靠近真姬,用鼻尖蹭蹭她的脸颊。感受到鼻尖传来稍低几分的温度,抬起空着的左手贴上真姬的脸轻轻揉了揉。




看着绘里的一番举动,真姬慌张的后退几步,无奈左手被对方牢牢牵制,只得故作强硬的说道:“都说了别这样这样啦!”




“好啦好啦,抱歉抱歉!”




看着已经微恼的真姬,绘里见好就收,微笑着点头道歉。




前方人声渐渐喧闹,绘里抬头望去,一颗巨大的圣诞树摆在前方,人群都聚集在那儿。




“我们也过去看看吧!”




突然兴致高涨的绘里拉着真姬径直往前走,真姬无奈的提了步伐跟上。




待走进才发现圣诞树上挂了很多许愿牌,从低到高处数量慢慢减少着,每个许愿牌上都系着一根红绳,借着微风红绳便轻轻飘动。




绘里错着人群牵着真姬来到了最里面,不由分说的买了两块许愿牌,绘里拿出一个递给真姬:“呐,我们也试试吧?”




“这种东西谁会信啦。”




真姬接过许愿牌,翻转正反看了一遍,嫌弃的说道。




“诶?”绘里故作惊讶的说道:“小真姬不是至今依然相信着圣诞老人吗?”




听到绘里故意的调侃,真姬脸一红,慌张地提着音量辩解:“都说了我并没有真的相信!”说完转头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听到后方才松了口气。




“はい——”




绘里嘴角擒笑,敷衍着应了应。看到真姬还要说什么马上掏出笔给她:“无论如何,都相信一次吧,我想和你一起完成这件事呢。”




真姬听后接过了笔,算是妥协了。




看到真姬终于答应了,绘里开心的晃了晃手中的许愿牌:“那我要写咯?”




“我也要写了。”真姬举着许愿牌回应。




路边不知哪家CD店一直播放着不同的圣诞歌曲,或男或女或老或少的声音与各色语种从音响口传出。音符徜徉在一片皑皑白雪与火树银花中,通过空气流动传达至身侧,随即消散。




马克笔摩擦着木牌发出并不好听的声响,一笔一划却是满载的期盼。黑色的字迹因街边店家的彩灯反射着亮光,将飘动不停地红绳漂亮的打了个结,绘里才抬头看向真姬。




真姬早已完成了许愿牌,此时正一边将它握在手心一边认真地看着挂在树上的木牌。因微微前倾的身体一直老实待在肩上的头发皆数落下,柔顺的发丝挡住了她的眉眼,偶尔的风动吹起散落在一侧的发丝,露出姣好的面貌。




“挂上去吧。”




绘里上前几步站到真姬身旁,似乎是被突然出现的绘里吓到,真姬有些微惊的转头看向她,随即点点头伸出手将脸侧的头发揽在耳后。




绘里找到一块可以挂两个许愿牌的空处,对真姬说:“挂这儿吧,位置正好呢。”




“不要。”换来的是不假思索的回绝:“我去挂在那边。”说完便不等绘里说什么直直走到另一边。




“诶?”




绘里张着嘴看着真姬自顾自走开,随即释怀地笑了笑。




这是在害羞吗?




一边挂着许愿牌绘里一边想到。




挂完许愿牌后两人继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走,彼此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询问对方许愿牌的内容。




“我带你去个地方吧?”




离开圣诞树后的两人都稍显沉默,绘里看着雪地上杂乱的脚印,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问到。




“什么地方?”


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


真姬不明所以的看了眼绘里,只能点点头。




地方并不远,脚程只需要十分钟。却一路弯弯绕绕,被绘里带着走了一阵后真姬已经不知道现在所在何地了,正要开口询问便见绘里亭下。




“到了哟,回头看。”




绘里站住后扶上真姬肩膀,示意她转过身来。




真姬疑惑地转身,此时身处一条长有百米的长巷,两侧都是低矮的一层平房,大概是天色已晚,房门都已紧闭,屋内也没有灯光。




这条路大概本就人烟稀少,再加上凶猛的雪势大家都闭门不出,除了零星二三的脚印贯穿这条长巷始终的却是两人一深一浅的印记。




远方天边悬挂着的月牙散发着朦胧的光芒,虽然微弱,也足以照亮这条长巷。地上的雪层被月光反射出一片银白,周遭静谧视野内只看的到雪白的屋顶与漆黑的天幕。




身后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,真姬感受着突然来临的温暖拥抱。鼻尖是对方身上温柔的香水味,背后传来的是对方真切的温度。




绘里将头轻轻搁在真姬的肩膀上,脸颊轻轻摩挲着她柔软的发丝,绘里闭上双眼,聆听彼此同调的呼吸。




“我呀,在木牌上许的愿已经实现了哟。”




绘里开心的说道,语气像个炫耀的孩子。




“嗯?”




真姬侧头看向绘里,绘里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额前的刘海落下几丝垂在眼前。混血的优良血统使得五官相比一般日本人更加深刻,鼻翼一侧的阴影柔和了平素里的认真神情,绘里嘴角微微勾起,只需稍稍靠近便可以触碰上对方的唇。




绘里睁开双眼眨了眨,含着笑意闭口不语。




“我也是。”




真姬说完便顺从心意,吻上了对方的唇。




上天或许真的有感应,停了许久的雪此刻又下了起来,小小的雪花从天空而来慢悠悠落到地面,投入了这一地汪洋。